國家第八批可再生能源補貼遙遙無期?3萬億財政補貼尚需兌現
發布者:lzx | 來源:能見Eknower | 0評論 | 369查看 | 2019-06-28 09:53:58    

提到十一年前的“4萬億計劃”,不少人仍記憶猶新。


2008年9月,國際金融危機全面爆發后,中國經濟增速快速回落,出口出現負增長,為了應對這種危局,中國政府于2008年11月推出了進一步擴大內需、促進經濟平穩較快增長的十項措施。實施這十大措施,到2010年底約投資4萬億元。


后來這部分資金不少流入了房地產、礦產等投資回報率較高的行業。在經濟下滑期,靠著對基建的政策拯救,最后穩定了GDP。但隨之而來的國內債務規模直線攀升,房價一路上漲,產能嚴重過剩的“后遺癥”,至今仍為世人詬病。


可再生能源,同樣是被大規模的政策刺激扶植起來的行業。為了實現低碳化發展,我國能源主管部門推出了一系列鼓勵、扶持、引導政策。強力的電價補貼助力我國光伏、風電發電裝機規模雙雙躍居世界第一,領航全球。


如今,新能源每個產業幾乎已發展至萬億規模,相比之下,補貼拖欠的缺口巨大,要想填滿將再一次舉國之力:


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員王斯成測算,截止到2018年底,可再生能源補貼拖欠已經達到2000億元人民幣,不算2019年以后的新增補貼。20年后,補貼全部退出,25年(2013年開始)合計約3萬億元補貼資金。


但今時不同往日,如果說當年的4萬億是拯救我國經濟的“猛藥”,可再生能源的這3萬億補貼,估計就是產業的“止血藥”了。



借助政策優勢,一大批新能源企業借勢飛速成長。中國風電、光伏耀眼成就的背后,補貼政策功不可沒。


發展到如今,對于中國光伏、風電產業來說,2021年前將要完成去補貼的重大歷程。


2019年初,財政部在部委新政討論會上曾表示,今年新增補貼規模內的光伏項目將不拖欠補貼。近日,財政部網站發布關于下達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助資金,總預算額866億。優先足額及時支付:光伏扶貧、自然人分布式光伏、公共可再生能源獨立電力系統等涉及民生的項目;對于其他發電項目,按照各項目補貼需求等比例撥付。


1.jpg


2.jpg

圖片來源:王斯成PPT


根據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演進情況,放到如今看來,當年定的補貼電價相當之高。巨大的存量項目、20年電價不變,國家財政壓力被鎖的死死的。


從2006年以來,我國6次上調電價附加征收標準,從最早的0.1分/kwh,逐步提高至1.9分/kwh。財政部歷年公布的“全國政府性基金收入、支出決算表”顯示,2012至2017年,我國可再生能源附加總收入為2853.68億元,總支出為2763.64億元,累計結余90.04億元。


近幾年國家表明,為減輕企業負擔,促進實體經濟發展,著力降低企業及社會用電成本。業內人士分析可再生能源附加標準上調可能性不大。


目前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來源以電價附加為主(約80%),財政補貼為輔(不超過20%)。而財政出錢補足可再生能源附加缺口很難操作,以致于后來催生了“531新政”。


行業分析人士計算,由于新能源項目快速增加,所有新能源項目納入補貼后,2018年底的補貼缺口高達2088億元。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長期拖欠,導致不少企業資金鏈斷裂、停產、瀕臨倒閉。



刨去計算結果的差異,可再生能源補貼未來總計達到萬億量級已是不爭的事實。


在1-7批可再生能源目錄中,風電項目累計獲得補貼1282.95億元,占49.8%。相對于光伏而言,更早發展的風電進入目錄的項目較多。但不論是風電還是光伏,更多的項目不在目錄當中。


根據中電聯數據,截止2018年6月底,中國光伏總裝機容量為15606萬kW,而進入前七批進入可再生能源補貼目錄的光伏電站規模共計約50GW,僅占目前中國總裝機規模的32%。截止2018年6月底,風電累計并網1.96億kW,進入目錄的為1.4億kW,約28%的風電項目未進入補貼目錄。也有生物質項目未進目錄。


業內人士估算,進入前7批補貼目錄的項目,年補貼需求約為812億元,如果將目前和未來的光伏扶貧項目優先納入補貼,到2020年,進入目錄項目的總補貼需求約為900億元。根據我國目前的用電量水平及增速,未來的可再生能源附加基本每年可以達到900億元。


綜上所述,可再生能源附加每年收入之所以能基本可覆蓋前7批目錄需求,是因為大部分項目沒有進目錄。前文中提到,如果全部項目都進入補貼,實際需求缺口2018年底便已經擴大到2000億元以上。


目前,可再生能源附加不能大幅開源。若無新的財政補貼資金來源,國家第八批可再生能源補貼目錄申請和批準將遙遙無期。也有消息稱可能在明年1月份開始申報,前7批目錄收錄了2016年3月前并網的項目,這樣看來,2016年4月的項目,就結結實實的被拖了4年。根據2018年發第7批目錄的情況,其中最長的也被拖了3年的時間。


然而,補貼拖欠并非一時之舉,以光伏為例,競價、平價成為今年的主基調,這對于投資企業來說,意味著更低的度電成本。


目前在光伏電站投資領域,央企、國企的大規模"殺入",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些企業的融資成本遠低于民營光伏電站投資商。補貼嚴重拖欠的情況下,不少企業也在出售資產及股權斷臂求生。


面對龐大的補貼缺口,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發展中心副主任陶冶曾提出從三個方面來著手解決:1、對成熟的可再生能源發電技術持續實施補貼退坡直至退出;2、全面實施以競爭方式激勵可再生能源發電降低成本;3、清除政策實施障礙,使可再生能源電價補貼水平及時反映成本。


在煤價堅挺,火電企業又被限制發電小時的情況下,火電本身的經營利潤壓力在不斷加大。隨著央企領導的調換,對傳統火電堅守的態度有了些許變化,今年以來,央企加大新能源投資力度成為大趨勢,未來大概率央企做運營,民企做中上游制造,按環節分工明確。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