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行業如何發力“新基建”?
發布者:lzx | 來源:中國能源報 | 0評論 | 638查看 | 2020-04-02 18:56:41    

今年以來,中央多次提出“新基建”部署,“新基建”一詞迅速被推上風口浪尖。事實上,“新基建”已經提出一年有余,早在2018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就明確提出了“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強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這是對“新基建”的首次定義。隨后“加強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建設”被列入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


在中央的密集發力下,工信部、交通部等有關部門紛紛加快“新基建”工作部署,多地政府也明確將“新基建”納入發展規劃,在疫情挑戰之下行動更顯迫切。


能源行業具有公共事業屬性,更應在促進能源結構轉型升級、推動經濟新舊動能轉換、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上擔當作為。因此,能源行業發力“新基建”,必將促進行業本身和經濟社會的雙重進步。


“新基建”帶來“新機遇”


在“四個革命、一個合作”能源發展思路指導下,我國能源結構由原煤為主加速向多元化、清潔化轉變,發展動力由傳統能源加速向新能源轉變,能源轉型已取得重要進展。然而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能源消費強度依然較高。據測算,2018年我國每創造1百萬美元的GDP需要消耗241噸標油,超過美國的2倍,是日本、德國、英國、法國、意大利等歐洲國家的3-4倍。


隨著分布式能源、用戶側儲能、電動汽車等交互式能源設施快速發展,各種新型用能形式不斷涌現,需要協調統籌多種能源,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加快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以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和物聯網等技術為代表的“新基建”時代,無疑給能源行業發展提供了一個重要戰略選擇機遇。


一是有助于提高綜合能源利用效率。傳統能源系統建設以單一系統的縱向延伸為主,能源系統間物理互聯和信息交互較少。5G超低時延和高可靠性的信息傳輸性能及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技術可加速整合區域內石油、煤炭、天然氣和電力等多種能源資源,實現不同能源子系統之間的優化運行、協同管理、交互響應和互補互濟,在滿足多元化用能需求的同時有效提升能源利用效率,進而促進能源可持續發展。


二是有助于加快能源企業數字化轉型進程。大數據、人工智能等信息處理技術的應用和發展為“能源互聯網”建設提供了更為廣闊的空間,是固有資產升級和新型業務發展的關鍵驅動力。


能源企業借助“新基建”,可吸收數字化時代賦予的科技力量,充分釋放產業互聯網的連接、融合、共享價值,在推進企業轉型的同時助推行業轉型,順應新時代發展步伐。能源企業依靠技術、管理、商業模式創新,提高精細化運營和精益化管理水平,做好與數字經濟、實體經濟融合的遠期布局,實現科技創新與產業升級相互促進。


三是為能源未來業務提供更多“藍海”。正如4G推動了消費互聯網的發展,帶來零售、餐飲、出行等各方面的變革,5G時代將能源基礎設施與數字基礎設施相結合,結合必然衍生出更多能源產業新業務。


例如將分布式光伏與5G、儲能等結合起來的“光伏+5G通信基站”模式,可通過通信基站網絡配置儲能電池,形成龐大的分布式儲能系統,實現用電高峰和用電低谷階段的靈活調配;基于“微網+充電樁”的智能微網一體化儲充系統可同時實現儲能服務、充電服務和電動汽車檢測服務。通過大量數據采集應用和資源整合共享,將有力提高能源系統的“智慧化”。


能源“新基建”的發力點


“新基建”的數字化屬性決定了其數字經濟增長的基礎地位。對于能源企業來說,從能源供給到能源服務,再到生態圈構建,通過數字信息化建設,可助力能源供給綠色低碳化、能源利用節能高效化和能源運營模式生態化。


——主體能源供給。基于大數據技術、云計算和人工智能技術,利用能源生產段智能感知和智能終端,建設全時空狀態監測與智能控制中心,完善實時預測、智慧調度、精準預警和智能運維功能,打造能源主體協調互補、能源網絡高效互聯的智慧能源供給系統。


——綜合能源服務。利用數字信息化技術破除傳統多類型能源供給之間的壁壘,在全能源供給鏈上促進電油氣等能源領域深度融合,面向工業園區,以物聯網為基礎,利用5G區域無線通信技術將園區內分布式電源、冷熱電負荷和儲能聚合成虛擬可控集合體,引入冷熱電三聯供CCHP、電轉氣技術和相變儲能等能源轉換技術,實現多類型能源供給互聯互通,并通過園區智慧能量管理系統,協調優化園區能源供需潮流路徑,達到降低能源損耗、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提升能源利用效率和提高供能可靠性的目的。


——能源生態圈構建。聚集綜合能源服務商、產業鏈上下游供應商、終端用戶、政府及行業機構、金融及投資機構、科研機構及高校、小微企業和創客等產業相關方,整合綜合能源服務全產業、全服務、全價值鏈資源,通過信息技術創新和管理創新、商業模式創新相融合,帶動更多市場主體參與能源互聯網的價值創造和分享,不斷催生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形成互利共贏的能源互聯網新生態。


能源“新基建”的紅利與賦能


能源行業通過開展“新基建”,實現信息的高效整合和各種能源及資源的集中優化,在促進自身發展的同時,將與能源系統、社會民生、城市建設等共享紅利,從而帶來顯著的社會效益。


第一,提高客戶服務滿意度。借助數字技術,通過全渠道、多觸點的客戶行為數據采集,可精準分析客戶消費行為和服務需求,豐富客戶標簽,按需定制服務產品、確定互動化服務方式,持續優化客戶服務體驗。在此基礎上,推動以客戶為中心的業務轉型,通過個性化實現差異化價值,打造新型數字化客戶關系模式,提高客戶的滿意度。


第二,促進上下游產業鏈升級。能源行業基礎建設能力強,投資慣性大,產業鏈不僅涵蓋能源開發開采企業、設備供應商等上游企業,還包括分銷商、綜合能源服務等下游企業,通過“新基建”能夠進一步有效匯聚各類資源,激活上下游企業發展新動能。


尤其以光伏為代表的國家新興戰略產業,在“新基建”政策加碼下,有望沖破補貼瓶頸,增強產業成熟度,充分發揮全產業鏈領先國際的優勢。通過培育新業務、新模式,能夠為上下游企業創造更大發展機遇、挖掘更廣闊市場空間,帶動整個能源行業產業鏈加速發展,釋放協同價值。


第三,推動現代能源體系建設。能源科學發展是國民經濟和全社會科學發展的基礎,而清潔能源發展、分布式能源接入、用戶側資源有效互動的需求正在進一步刺激能源行業進行功能完善和角色轉型。


通過新基建技術賦能,實現能源的靈活調度,能夠打通能源流和信息流的交互渠道,讓能源數據資產真正流通起來,更大程度實現能源資源優化,促進更大程度地消納新能源,促進中東部分布式能源的發展,推動對傳統化石能源的替代,助力能源清潔低碳轉型。


第四,推動智慧城市建設。通過“新基建”高效發揮能源在智慧城市建設中的作用,推出產業用能分析、園區活躍度分析等能源大數據應用,運用智慧能源建設低碳城市。推動能源資源與政務、交通、金融、社區等行業領域深度融合,依托數據信息的交互,打造面向民生生活的產業生態圈,拓展更廣泛的民生服務,提升城市統籌管理和協同治理能力。


第五,助力國家治理水平提升。一方面通過對全社會能源電力生產消費信息的全息感知和匯聚整合,支撐政府開展企業能效、環保生產、稅務稽查等方面的監測評估;另一方面通過時間、產業、地域等多維度用能數據,分析研判社會運行情況,感知社會、經濟、民生狀態,支撐政府精準施策、科學調控,使社會治理更加精準、更富有預見性。


能源“新基建”的考驗與風險


首先,要高度重視“客戶價值驅動”的理念。抗擊新冠疫情以來,降低社會用能成本的必要性進一步凸顯,能源企業需要主動而為、化危為機,通過充分利用信息科技,提供高品質能源服務等方式,加速推進發展模式的轉型。


就“新基建”的范疇而言,能源行業的競爭視域已經不是簡單的社會認可的壓力,而是其他互聯網類型企業的實實在在的替代競爭可能性。能源行業要加快能源系統智能化進程,滿足國民經濟對于能源可持續發展的要求。


其次,是投資建設規律需要重新探索。傳統的能源規劃和投資建設往往根據能源需求增長情況確定,而“新基建”情況下設備投資主要是根據“數據密度”而非“能量密度”,是用數據要素生產率來衡量。如何準確把握“新基建”的促發展、重變革來進行精準投資,在經驗并不豐富情況下會有反復和前進中的波折。


再次,是能源企業數據服務價值鏈較長。相較于成熟的消費互聯網行業,能源互聯網的數據經濟價值回收期長,數據不能直接變成客戶價值,而是需要結合產業鏈的各個環節實現綜合能源服務交付。即便是大數據售電分析,仍需經過大量的篩選和雕琢后,配合售電公司、數據分析方甚至金融機構合力形成售電套餐才能實現價值體現。只有形成生態,整合工作流程,將數據融入生態,才能獲得最大的價值。


最后,是“新基建”整體面臨“核高基”等技術短板。我國在核心電子元器件、高端芯片、基礎軟件方面過于依賴發達國家,此外,半導體材料、新型顯示器件、數據庫管理系統等技術對外依存度也較高,在復雜的國際形勢下成為我國高科技發展的重要掣肘。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免费平码高手论坛精选 内蒙古快3推荐一定牛 1分赛车开奖结果 8波比分备用网 上证指数收益率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 今日甘肃快三开奖推荐 云南11选5*查询 河南快赢481app 吉林快3遗漏一定牛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结果 足球体球比分网 广西11选5开奖时间表 官方极速赛车 友友南宁麻将app下载